狗狗币能否复制游戏驿站报复华尔街的故事?

2021年初美国华尔街的一场没有硝烟的战火让人印象深刻,大量散户投资者与香橼基金等知名做空机构围绕着游戏驿站等标的展开厮杀。最终香橼基金亏损数十亿美元,宣布永不做空,游戏驿站的股价也一路飙升。尝到甜头的散户们现在又将目光投入狗狗币,

狗狗币为何暴涨?比特币、以太坊是不是已变成大资本的游戏?狗狗币能不能重复游戏驿站的故事?

5月8日,全球最大的比特币机构持有者灰度资本的老板巴里·希尔伯特在社交媒体宣布,已做空狗狗币,希望大家把注意力回到比特币身上来。

根据公开数据,灰度资本掌握着65.33万比特币,价值380.14亿美元。而巴里·希尔伯特是灰度母公司数字货币集团(Digital Currency Group)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是华尔街的一位大富豪。

5月9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在参加美国综艺《周六夜现场》时表示,狗狗币是货币的未来,这是一种势不可挡的金融工具,将接管世界。狗狗币的出现是“盗亦有道”(这里原文是“It is hustle”,但这里并不能直接理解为“骗局”,“hustle”在西方文化中亦有侠盗精神的意思,参考英剧《Hustle》)。

为何巴里·希尔伯特像香橼基金一样宣布要做空散户投资者的喜爱之物呢?背景正是2021年初,在欣然自封“狗狗币CEO”的精神领袖马斯克的强大号召力之下,狗狗币的价格在半年不到的时间内暴涨了超140倍。投资者多为美国的散户投资人,而非大资金机构,所以马斯克称它为“人民的货币”。

狗狗币是马斯克领导下的大众狂欢和对美国传统精英的一次反抗,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投资理念,带着最直接的暴富梦想和接地气的精神口号,它的投资收益率也直接甩开了重仓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传统机构。

这样充满搞笑色彩的空气币种无任何实际价值和创新之处,但其市值巅峰已超过千亿美元。与之相比,近期灰度资本旗下的比特币信托产品长时间出现负溢价,这反应投资者的购买意愿越来越低。这自然让巴里·希尔伯特这样的华尔街精英无法接受狗狗币的暴涨。

为何狗狗币会疯狂暴涨呢?除了马斯克站台以外,我们可以关注这两个视角:

首先,多个趋势表明,比特币、以太坊这两种加密货币已离普通投资者原来越远。截止5月10日,比特币价格维持在60000美元附近,以太坊即将突破4000美元大关。从价格上来说,很多美国人的收入已无法承担购买一个比特币的价格。

从链上数据来看,根据数据研究网站Glassnode的研究,截至到2021年1月份,交易所持有236万比特币,占比12.7%,基金、托管机构,OTC柜台等机构实体持有的比特币占比31.7%。鉴于比特币总量只有2100万枚,而近期大额购买比特币的地址都是传统大资金,可以预见大额比特币地址的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

换句话说,这一轮以太坊、比特币的价格上涨都是由传统机构的增量资金进入而推动的,市场上流动的币大部分都慢慢被大机构收入囊中,反过来高昂的价格已让散户投资者望尘莫及。美国华尔街所代表的贫富差距将在加密货币领域重现。

所以,狗狗币又是美国人民反华尔街精英文化的一种再现。自2008年次贷危机后,美国经济所暴露的结构性问题一直没有被解决,即使是疫情期间,华尔街精英的财富照样巨额增长,而美国人民还需要政府签发支票来维持生计。

年初拉高游戏驿站股价的散户投资者初衷非常简单,就是守护童年回忆,让华尔街亏钱,从最终结果上看,香橼基金的缴械投降的确达到了散户投资者的直接目的,但其背后的深层次诉求其实并未被提炼出来,也没有被华尔街所代表的精英们理会。

甚至充当仲裁者角色的美国证监会SEC宣布还要调查美国的贴吧“华尔街赌徒”(WallStreetBets)板块中是否存在操纵市场的嫌疑,而刚刚爆仓的“Bill Hwang”事件表明机构投资者也会滥用工具,但机构投资者和散户投资者受到的待遇天差地别。

美国人民的财富梦想和反华尔街的叙事需要一个新的投资标的,加密货币本身的极客文化和狗狗币的讽刺精神完美符合了这一点。所以,马斯克称它“盗亦有道”。对于精英来说,它是个骗局,但对于美国人民来说,它是一次庶民的狂欢。

狗狗币和游戏驿站作为投资标的并无本质区别,但注意它的暴涨并不是散户投资者要单纯狙击华尔街,而是牛市热潮中大众的财富梦想结合美国文化中的反权威精神而催生出的巨大泡沫,而灰度资本的老板巴里的发言,等于要主动戳破这个泡沫,站在了散户的对立面,这就让两股力量在加密货币领域中再次进行碰撞。这一次谁输谁赢,你站哪一边呢?

自巴里·希尔伯特宣布做空后,5月9日,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24小时狗狗币跌幅最高达40%,目前收窄于25%左右。但5月10日,模仿狗狗币的山寨币“SHIB”(柴犬币)价格单日增长三倍,登上微博热搜,起话题讨论热度甚至超过狗狗币。